盛源彩票网手机端

埔获悉袁熙求战大笑三声对身边谋士说道

“诸君!”袁熙高坐主位。缓缓说道,“在得知我军的大戟士已经失去了作用之后,本我等思固守之计,心思让那鲜于埔粮尽而退,如此乃在营外设下重重防御。如今鲜于埔得司马朗谋划,造出一攻城利器,号为‘抛石车”我想诸位想必也知晓了!”
 
    “我等知晓此事!”众人拱手一拜道。
 
    袁熙点点头,环视众将,徐徐说道。“如今将士们皆心中有怨,若是长久以往,怕是要出祸事。依诸位之见。我等当如何解开此围?”
 
    审配首先出列,拱手说道“司马朗此计,所求却不是杀敌,乃是欲坏我军中将士士气,每日望着那些石弹白白夺走将士性命,便是我也心中凄然,又何言麾下将士?依我之见,必要毁了那些抛石车”
 
    “大人说得甚是轻巧!”袁熙部将焦触笑说道,“大人可知那高处有多少士兵把守?我来告知你,一万!而且是鲜于埔麾下最善于防守的将军把守此处!其外更有五千兵巡卫在旁,我等如何近?”
 
    “够了!”袁熙微怒说道“我让你等来乃是商议破敌之计,且不是让你等互相争斗!”
 
    焦触、审配对视一眼,恭敬说道,“请公子恕罪!”
 
    袁熙重重呼了口气,眼神不由望向高览。犹豫一下,淡淡说道,“高览就,你可有要说的?”
 
    “唔?”高览楞了一下,错愕地望了眼袁熙,抱拳说道,“末将的意思与审配大人相若,若是让那些抛石车继续坏我军中士气,此后战亦无可战!”
 
    “荒谬!”焦触冷笑一声。
 
    “这位将军说的好!”许攸在焦触惊疑的眼神中徐徐站起,对袁谭抱拳说道,“依某之见,与其屈辱死在投石之下,想来军中将士更愿死在白刃之中!请公子明鉴!”
 
    “战?”袁熙环首望着众将。
 
    听了许攸的话。焦触也有一些心动,他虽然与许攸不和,却不会因私废公,他驳回许攸、高览的提议究其最终原因,便是伤亡太大!
 
    相比于每日皆有几个名士兵死于非命,焦触更希望死守到鲜于埔粮尽兵退,可是此刻听了许攸的话,他却改变了主意,是啊!与其屈辱地死,那不如死地轰轰烈烈一番!
 
    焦触眼神一变,猛地起身,与许攸对视一眼,抱拳齐声喝道,“公子!请下令与敌军一战!”
 
    高览亦出列单膝叩地说道,“愿跟从诸位将军,请公子恩准!”
 
    袁熙欣慰地望着帐中众将。起身重重喝道,“好!我等便出营与司马朗决一死战!”
 
    此刻的袁熙,才是许攸记忆中的主公袁绍的样子!那令无数人胆寒的将军!
 
    “且慢!”许攸微笑着在众将不解的眼神中走出,对袁熙拱手说道。“若是公子欲与司马朗决一死战,那么我有一计禀呈公子,此计九死而一生!成,则鲜于埔败退。不成。则遣去之将士皆亡!”袁熙目露惊疑之色。与帐中众将对视一眼,帐中鸦雀无声。
 
    清河,就是因为有一条非常清澈的河流穿过而得名的,清河之中流,若是逢春、秋两季,水势便颇为湍急。清河下游有一浅滩,名为跃马涧,传说古时有一神人御马跨越此涧,而得其名。
 
    跃马涧之所在,乃是清河地域最窄处,水流无比端急,有经验的老人们均不敢在此行丹打鱼,跃马涧虽说在清河河道最窄处,从岸边望向河道之中,只见河水汹涌澎湃,其中亦有不少礁石。若是在此行舟,一个不好便是船倾人亡!
 
    这便是许攸口中所说的九死一生之策,佯作与鲜于埔司马朗在营拼死战。吸弓其注意,另遣一军强渡跃丐涧,从后方直捣鲜于埔大营,毁其粮草小抬重,则鲜于埔再难复战!
 
    当时许攸说出此计后,不说帐中的众将,就连袁熙也是倒抽一口冷气。
 
    跃马涧的传说袁熙听过,但是那毕竟是传杜撰,可是此地甚是凶险。水流势急不说,河中的那些礁石亦是麻烦!
 
    望了望众将的脸色,犹豫说道“计虽好计,只是可否另择一地?”
 
    许攸摇摇头,拱手叹息说道“在跃马涧上游百里,便是敌营所在,若是太近,被巡卫的敌兵发现,此计不成乃不说,还白白坏了将士性命,此涧再下几个里,亦有水势平缓之处。只是若选那地,且需耗费不少时日,奇谋重在一个奇字。奇字何解?出其不意掩其不备,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破敌军大营!”
 
    “子远说的有理!”审配沉思良久,终究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焦触却是皱眉不展,冷笑说道“好一个九死一生之计,哼!按我看。此乃十死无生之计,跃马涧岂能行舟?大人莫要白白让将士含冤而死!”假如你每天签到拿4经验,300000/4=75000天,如果从1岁开始签到,那100年=36500天,你差不多要活200年保持每天签到(谁知道200年后还有没有签到这玩意),如果你每天再水4经验,时间减半,但考虑现实,你不可能再活100年,取50年吧,你就要每天水16经验,可能你是个勤快的人,每天水32经验,那就需要25年!!!再如果你是个大水怪,每天水64经验,那就只要12.5年!!!还如果你个心急的人,每天水128经验,你只要6.25年!!!!假如你已经急不可耐了,每天水256经验,那你碉堡了,只要3.125年!!!当然,你会觉得3年还是太远了,每天你闲的蛋疼,忙忙碌碌的水512经验,碉堡了,你只需要1.5625年,只比1年半多一点!!!什么!!你还不满意,那你觉得你可能一天水1024经验吗,可能吗!!可能吗!!!
 
    据说回复100字或者一百字以上可以得到11~30经验,好心动的赶脚。。。。
 
    那么,按照队形,点击复制,吧我的话复制一片,拿经验妥妥的。
 
    按用户去重,即1个用户对同一个贴子回复n次,仅算作1个有效回复。所以只需要没人一个回复帖哦
 
    有效回复1至10以内1~2分
 
    有效回复11至15以内2~3分
 
    有效回复16至30以内3~6分
 
    有效回复31至50以内6~11分
 
    有效回复51至100个以内11~30分
 
    有效回复大于100个好贴有机会赢得额外加分
 
 第一百二十五章 迷惑
 
    岂料许攸连连摇摇头,对与焦触之言丝毫无有动怒,一拱手对袁熙说道“请公子拨与我三千将士,我当亲赴跃马们,破敌营之后!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袁熙听罢许攸措之言着实吃了一惊,错愕得盯着眼前的许攸,而其余众将亦是面上一惊,在后便是满脸钦佩。
 
    焦触皱皱眉,只感觉面上一阵灼热冷声说道“我等上将皆在。你区区一文人,带得什么兵,公子,末将愿往!。”
 
    “将军…………”许攸横惊疑地望了一眼焦触,随即拱手徐徐说道“此计乃在下所出,当由在下亲往,将军不如且想想如何骗过司马朗,让其从敌营中调兵!”
 
    “哼!”焦触虽是不满许攸的口气。但是心中还是暗暗佩服此人的胆识。就在此刻,高览亦上前对许攸说道“若是大人不弃,小将愿与大人同往!”
 
    “这”许攸犹豫得望向袁熙。
 
    只见袁熙复杂地望着高览,温声说道“此行九死一生,将军可想明白了?”
 
    高览单膝叩地。抱拳铿锵说道“大丈夫既身在行伍,又岂能贪生怕死?请公子恩准!”
 
    袁熙点点头说道“如此…………将军且去!日后不管成与不成,我皆有封赏!”其实袁熙估计他也有可能回不来了。
 
    “多谢公子!”高览表情淡然行了一礼,在他心中此行只为报答主公往日的恩情而已。又岂是为了那此所谓的封赏?只待这一战结束。高览便思离开此地…………
 
    袁熙令一名士率带着战书前往敌营,入夜之后许攸与高览三千兵悄然潜出营的,望跃马涧而走。
 
    次日,身在大营中的鲜于埔获悉袁熙求战,大笑三声,对身边谋士说道。“这匹夫果然按耐不住了,哈哈哈。”
 
    司马朗微笑说道“此事不出我等意科之外,若是袁熙再龟缩不出。恐怕底下的士车纷纷四散逃生去了,五万大军顿时崩溃瓦解,袁熙此刻是不得不出啊!“
 
    “伯达所言极是!”太史慈笑呵呵地看着鲜于埔说道“如今袁谭面临绝境,乃是不得已而出,若是此战让他侥幸胜去,他军中士气便可恢复如初,可复战;若是此战再败,袁谭死期至矣!”
 
    “侥幸胜了?”鲜于埔冷笑一声。轻蔑说道“徒做困兽之斗罢了。如今我军中六万余将士整装待发,士气高涨!反观袁熙麾下士气低迷如何能与我等相机衡?”
 
    “善!”鲜于埔颌首,疾笔写了一封回信邀袁熙来日决战。随即喝来一名亲卫说道“你将此信送于袁熙大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那名护卫将鲜于埔的信放入怀中,抱拳退出大帐。期间太史慈望了眼司马朗,见他顾自犹在那沉思着,疑惑说道“你还在想什么呢?”
 
    “心无得哪里有些不对”司马朗迟疑地说道。
 
    “哦?”听司马朗这么一说,太史慈也来了兴致,嬉笑着说道“有何处不对袁熙思一战以定军心。此事何其明白!”
 
    司马朗摇摇头,皱眉说道“关键是如今袁熙军中士牟士气低落,如何能战?袁熙虽然不行,但是帐下许攸,审配均是久经战阵,岂会不明?”
 
    “唔?”听罢司马朗的话。倒也觉得司马朗说的话有些道理。
 
 
版权所有:盛源彩票网,盛源彩票官网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